记者8月4日从北京市瑞风律师事务所获悉,称北京网通“利用垄断地位,对预付费用户实行差别待遇”,律师李方平选择在8月1日《反垄断法》实施当天,一纸诉状将北京网通告上了法庭。

  从1998年起,原告李方平就在北京工作、生活,数年前,他在中国网通北京市分公司处报装固定电话时获悉,根据北京网通的格式合同第2条规定,由于自己的户口不在北京,只能按照网通要求办理相应的担保手续,或者办理预付费业务。

  “我因为找不到、也不愿求具有北京户籍的市民办理所谓的担保,于是选择办理预付费业务,但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预付费与后付费仅一字之差,导致了我数年中,在北京网通推广的一系列资费优惠活动中备受不公平待遇。”李方平介绍,去年5月,北京网通开始推广“亲情1+”业务,其中许多特别优惠的套餐,比如很适合自己的宽带优惠包月。但是,他失望地发现,网通在业务办理条件中规定,“本业务只限于后付费普通固定电话公众客户办理。”此后,网通又陆续推出升级版“亲情1+”等许多资费优惠活动,但李方平仍然没有选择这些服务的权利。

  李方平认为,北京网通凭借其在北京地区的垄断地位,借以维持对预付费用户的差别待遇,其行为不仅违背了公平、等价、诚实信用的民法原则,也完全符合《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六款之规定的垄断行为:“没有正当理由,对条件相同的交易相对人在交易价格等交易条件上实行差别待遇”。

  于是,在《反垄断法》正式实施的第一天,李方平将北京网通诉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要求法院确认被告利用其垄断地位在“亲情1+”服务条件上对原告实行差别待遇的格式合同条款及业务公告违法;判令被告向原告提供“亲情1+”业务的服务;并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赔偿金1元。

  今日,北京网通监管与法律事务部张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网通目前还没有收到法院方面的通知,因此对此事并不知情。但他认为,预付费电话只是一项业务,与普通电话业务没有优劣之分,网通只是考虑到了外地人因为临时租房等原因,流动性和欠费追缴难度相对大,所以要求外地人安装预付费电话属无奈之举,而非歧视外地人。“北京本地户口用户,若有不良欠费记录,我们在他以后安装固话时,也会要求只能安装预付费电话;而且,北京网通在近年来,对外地人安装固话的条件也在逐步放开,比如,有固定房产的外地人,也照样可以安装后付费电话。”

  法学界许多专家表示,一旦法院立案,此案就可能成为我国“反垄断第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