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法律快车 > 法律知识 > 法律案例 > 海事案例 > 正文

    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案

      核心内容:A公司与B公司就船舶买卖纠纷的仲裁裁决向中国法院申请承认和执行,我国法院在此类案件上,主要依据双方国家之间的公约约定,以书面或听证审查,主要审查程序问题。以下就由法律快车小编为你详细介绍。

      一、基本案情

      申请人:A海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

      被申请人:B海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公司”)

      B公司和A公司于2003年9月签订了买卖“欧太罗蔓西普”轮的协议,约定有关争议将在伦敦提交仲裁,适用英国法解决。

      2004年3月5日,B公司以卖方A公司违约、拒绝向其交付船舶为由,将双方纠纷在伦敦提交仲裁,海事仲裁员PatrickODonovin担任该案的独任仲裁员。B公司提出的索赔请求是:A公司赔偿拒绝交船造成的损失10892217。83美元,并返还购船保证金717150美元,同时赔偿相关利息和费用。同年5月28日,B公司在加拿大温哥华申请扣押了“欧太罗蔓西普”轮。A公司随后就B公司的申请扣船行为在伦敦仲裁程序中提出了反索赔请求,要求B公司赔偿扣船造成的损失及相关利息和费用。仲裁庭于2007年10月22日作出《宣告性裁决》,驳回B公司的全部请求,同时仲裁员保留可能就双方之间尚存的所有争议做出其它进一步裁决的管辖权。应A公司的请求并经过审理,仲裁庭于2008年11月5日作出《费用裁决书》,裁决B公司应向A公司支付《宣告性裁决》以及《费用裁决书》内所裁决事项而发生的各种费用,并支付该费用的利息,具体应付款项有待于双方协商。鉴于双方未能就费用赔偿问题达成一致,2009年5月22日,仲裁庭对费用数额问题作出终局裁决,即《第二份费用裁决书》,裁定B公司向A公司支付本金629112。14英镑、有关费用10569英镑,并按利率为年利率4%计算利息,每3个月计算1次复利,直到有关付款或归还款付清之日为止。

      因B公司未履行该裁决书下的付款义务,A公司于2009年8月14日向某海事法院申请承认并强制执行上述第二份费用裁决。

      二、审理结果

      经过审理,某海事法院认为上述第二份费用裁决符合《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1958年纽约公约》)和我国法律所规定的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条件,B公司的异议不成立,遂于2009年11月13日,依法作出裁定:对仲裁员作出的上述第二份费用裁决的法律效力予以承认,对该裁决予以执行。

      三、案例评析

      1、案件的审查依据及审理程序设置。

      本案的裁决由伦敦仲裁机构作出,我国和英国均是《1958年纽约公约》的成员国,因此审查本案应适用该公约的规定。除了公约第四条规定的形式要件外,是否予以承认和执行,主要应按公约第五条进行审查。该第五条所规定的可以拒绝承认和执行的7种情形,大多属程序范畴,只有抵触公共秩序一项可能与案件实体有关。本案被申请人对案件事实所作的陈述以及提出的实体争议,不应作为本案审查内容。

      在审理方式上,有关法律或者司法解释都没有详细规定海事法院应如何办理此类案件。实践中有书面审查和近似庭审的听证审查两种模式,就公约第四条所规定的形式要求而言,书面审查即能够予以判定,然而当被申请人就该公约第五条提出异议时,仅靠书面审查是无法明晰是非的,应当给予双方当事人充分陈述其主张的机会和场合。因此,在办理申请承认和执行国外仲裁裁决案件时,应采取以公开听证为主、书面审查为辅的审理模式。

      2、申请人有权单独就第二份费用裁决提出承认和执行申请。

      虽然第二份裁决与前两份裁决存在内在联系,但是它是相对独立的裁决,既确认了被申请人的责任,又就具体金钱给付作出了裁决,在形式上完全符合将其单独作为外国仲裁裁决在中国法院申请承认和执行的要求。被申请人并没有提供任何能够证明第二份裁决不能单独付诸执行的证据。

      同时,我国仲裁法、我国仲裁机构的仲裁规则也都有“可以就部分事项先行裁决或作出中间裁决”的规定。被申请人提出要审查前两份裁决有关责任认定的理由和依据,偏离了纽约公约所赋予他们的权利。如果被申请人认为前两份裁决的有关内容其中有违反公约第五条规定的情形,应由被申请人举证说明。

    网站声明:法律快车网刊载各类法律性内容是以学习交流为目的,包括但不限于知识、案例、范本和法规等内容,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将问题与链接反馈给我们,核实后会尽快给予处理。 >> 联系我们